《方華:學校應成為師生心中最深處的美好》

    每年的節假日,特別是春節期間,各種學友聚會、同學交流、回校尋找過去「記憶」的一撥接一撥,老師、同學、班級、年級、學校就成了頻率較高的詞彙。這樣的聚會、交流和看望,讓我想到了另外一個教育問題:什麼是學校的美,學校因何而美?

有人說過,母校是自己可以罵卻絕不允許別人說不好的地方。學校作為今天師生一起生活與學習的場所,同時也是永遠藏在師生心中最深處的美好。

學校的美,在於「放」而不「亂」。「放」是指營造以思維活躍、理解寬容、形式多樣、自主自律的學校文化為背景的學校生活、學習氛圍。「亂」是指不應為了追求極端的個性化發展和沒有約束的私化工作生活空間。從師生關係、課堂定位、課程建設、教育活動,都可以看到學校的「放」與「亂」。

師生關係是教育教學的基礎,也是教育教學的開始。課堂就是從良好的師生關係開始的。「我也想與學生搞好關係,但把握不好分寸,也很難定位。」不少教師都有這樣的困惑:要麼學生怕我,不願意與我在一起;要麼學生太隨便,對我沒有基本的敬畏,我在他們面前沒有威信。師生關係是在亦師亦友、亦嚴亦松之間。一名教育工作者,如何定位師生關係,就會如何定位教與學的關係,定位教育、定位學校。

我想,師生首先不是尊與卑的關係,也不是上與下的關係,師生應是合作或合伙人關係。師生在共同的時間與空間一同度過人生某個節點,共同面對困難與收穫,共同面對今天與未知的明天;師生同樣有著成長的渴望和需求,只不過渴望與需求的內容與方向側重點不同而已。這樣的師生關係定位是「放」而不「亂」,而不是因怕「亂」而不「放」。

什麼是課堂?回答好這個問題,就明確了課堂定位。只有明確了課堂定位,課堂才是真正的課堂。那麼,課堂是什麼?

課堂是「無知」的天堂——許多課堂是「有知」的天堂,「無知」課堂認為課堂因求知而存在、因質疑而存在、因交流而存在、因體驗而存在、因生長而存在。「無知」就會寬容課堂的「無知」問題、「無知」疑問、「無知」言行,課堂才能真正存在求知、質疑、交流、體驗和生長。

「有知」課堂立意於知識、技能和經驗,立足於教師是教者、學生是學習者,課堂定位在知識與技能的傳授,而沒有考慮課堂學習者的情感、態度和價值觀,沒有從內心承認課堂是師生探究和共學互助的過程。「有知」課堂下的師生關係就是「擁有」與「貧窮」、「給予」與「獲取」的定位,自然就導致了課堂師尊生卑的現實,課堂形式也就成了我說你聽、我講你記、我出你做、我評你聽等單一單向模型。課堂成了教師的講堂,成了學生的聽堂、做堂,就成不了學生的學堂。學生是課堂的參加者而不是參與者,是幫忙者而不是建設者,是被動者而不是積極者,學生成了「擺設」、成了「工具」、成了「容器」,課堂到底有什麼作用就不得而知了。

課堂定位決定課堂形式,更決定課堂效果。但如何定位,不僅需要我們有「放」的勇氣,更要有不「亂」的智慧。

課程建設從某種意義上講是教育價值的構建,是教師教育理念的搭建,是學校文化的再現。課程建設要考慮學科因素,要考慮學生年齡及知識背景,要考慮學校文化基因、學校和區域實際情況及民俗文化。課程建設最為重要的是要有教師和學生,尤其要把學生與課程成長融為一體,不是讓學生以學習者身份去適應課程,而應該讓課程建設隨學生學習能力和速度同步進行。學校只是提供課程方向和實施課程基本條件,而課程建設則在師生實施過程中不斷修改、不斷探討。師生在探討中成長自我、成就課程。

課程建設不僅是教育理性的思考,同時也是教育實踐的整理,課程建設有自上而下的理性,也有自下而上的實踐。總之,課程建設是動態的、成長的,課程中應該有師生,有師生參與的建設和實施。課程建設也體現了學校「放」和「亂」的文化積澱,不「放」則無建設和成長;「亂」則是建設無目標、探討無目的。

教育活動是學校教育的重要路徑,學校活動具有強烈的教育功能。學校活動往往存在不放則無活力、師生無興趣,放則毫無秩序,乃至於教育功能弱化,使得學校教育活動似乎成了「雞肋」。學校教育活動課程化和校本化是目前趨勢,教育活動是學校文化和學校教育價值的具體體現,也是學校課程建設的落腳點,更是激發師生主動參與、積極思考、創造創新、交流體驗的平台。學校如何遵循教師引導、學生自主、學校服務的教育活動原則,就體現在學校的「放」與「亂」的平衡。學校應做到服務在前、補位及時;教師引導著力於人、關注於事、重在於法;學生自主源於目標與興趣同行,關鍵在於構建、體驗與踐行同步。這樣才能讓學校教育活動「放」而不「亂」。「放」能讓學生享受學校帶來的自由、民主、交流、主動、探索和互助的快樂與享受,這樣的校園生活、這樣的學校怎能讓學生不永藏於心,永思於心。

(來源:《中國教育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