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STEM到STEAM:爲什麽學校要重視藝術教育?

在過去的幾十年裏,接受藝術教育的學生比例急劇下降。這一趨勢主要歸結于基于標準化測試的責任制。

近年來,STEM逐漸向著STEAM轉移的時候,A所代表的The Arts也開始被人們重新審視。近日,美國開展了首次大規模隨機對照試驗研究,研究一座城市通過社區夥伴關係和投資來支持藝術教育具體來說,研究包括42所小學和中學,覆蓋超過10,000名三年級到八年級的學生,幷且得到了休斯頓捐贈基金,國家藝術基金會和斯賓塞基金會的支持。Brian Kisida Daniel H. BowenBrookings上根據此實驗發表文章,告訴人們這些沒用的課程同樣擁有實實在在的影響,而且是意義深遠的:

接觸藝術對于一個人的人生體驗來說是至關重要的。幾乎一旦兒童的運動技能得到發展,他們就會通過藝術表達進行交流。藝術以不同的觀點視角來挑戰我們的認知,驅使我們去發展同理心幷與他人産生共鳴,也讓我們有機會反思人類的現狀。實際經驗告訴我們,對于成年人,參與藝術活動有利于社會健康發展,例如公民參與度增加,社會容忍度增加以及其他相關行爲的减少。然而,雖然我們認識到藝術的變革性影響,但它在K-12教育中的地位却變得越來越脆弱。

藝術教育的一個關鍵挑戰是缺乏證明其教育價值的經驗證據。雖然很少有人會去否認藝術對于人內在的提升,而且全國調查顯示絕大多數公衆同意藝術是全面發展的重要部分。但提倡只爲藝術而發展藝術幷不足以保存藝術在學校的發展

在過去的幾十年裏,接受藝術教育的學生比例急劇下降。這一趨勢主要歸結于基于標準化測試的責任制。這樣一來,學生的全部精力就被迫都集中于那些測試科目上,導致了考什麽學什麽。對于那些欠發達地區的孩子,這種情况對他們的負面影響更加嚴重例如,聯邦政府的一份報告發現,那些教學水平有待提升的學校以及少數族裔學生占比較高的學校更有可能减少花在藝術教育上的時間。

將參與調查研究的學校隨機分配,一半學校成爲實驗組,幷爲這一辦的學校提供資金支持,專門用于在整個學年爲學生提供廣泛的藝術教育。實驗組的學校可以得到平均每名學生每年14.67美元的支持,以促進和加强與藝術組織和機構的合作關係。除了爲學校領導和教師提供藝術教育專業發展外,這21所學校的學生平均在舞蹈,音樂,戲劇和視覺藝術學科中獲得10項豐富的藝術教育體驗。學校與文化組織和機構合作,通過課前和課後計劃,實地考察,專業藝術家的校內表演和教學藝術家駐校,提供這些藝術學習的機會。校長與藝術訪問計劃主任和工作人員合作,幫助指導符合學校目標的藝術課程選擇。

研究發現,藝術教育經歷的大幅增加對學生的學業,社交和情感有顯著影響相對于分配到對照組的學生,實驗組學校學生的違紀行爲减少了3.6個百分點,標準化寫作分數標準差减少了13%,幷且他們的同理心標準差增加了8%。就我們對他人的同理心而言,接受過較多藝術教育的學生對其他人的經歷更能感同身受,更有可能想要幫助受到不公對待的人。

當我們將分析限制在小學階段時,這些小學占學校樣本的86%,幷且是該項目的主要研究對象,我們也發現藝術學習經歷的增加對學生的學業積極性,上大學的理想有顯著的積極影,幷且學生們會更傾向于通過藝術來與他人共情。在學校學習生活的參與度方面,實驗組的學生更有可能認爲完成學校布置的作業是愉快的,能讓他們以新的方式思考問題,幷且他們的學校能够提供讓他們感興趣的項目,課程和活動。

隨著教育政策制定者越來越依賴經驗證據來指導和證明决策的合理性,倡導者們努力爲K-12藝術教育的保存和恢復提供理由。迄今爲止,還是缺乏大規模的實驗研究來調查藝術的教育影響。一個問題是美國的學校系統很少去收集和報告一些基本信息,來供研究人員評估學生在藝術教育方面的參與狀况。

此外,良好的藝術教育是超出數學和閱讀成績這些通常意義上的高分對一個人的影響的所以我們有充分的理由去相信,參與藝術教育可以改善學校氛圍,讓學生感覺有意義,賦予他們主動權,幷增强對教師和同齡人的相互尊重。

然而,隨著教育工作者和政策制定者逐漸認識到拓寬我們對于教育有效性的評估標準的重要性,衡量社會和情感利益的數據幷未得到廣泛收集。未來,我們仍需努力拓展用于評估教育系統以及政策有效性的類型及標準。

*原文爲刊登于BrookingsNew evidence of the benefits of arts education,在編譯過程中根據平臺風格及要求有所删改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