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母愛,你所知道的一切可能都是錯的

越是得到愛撫和疼愛的孩子,就越會敞開內心,變得開朗。而越是得到關注少的孩子,就越是會封閉自己的內心,漠視周圍環境,孤僻不合群。

最近在關注三個「越來越」。

第一個「越來越」——母乳喂養率越來越低。「我拒絕母乳喂養孩子。我們單位有很多新媽媽,因爲産後母乳喂養孩子,最後弄得胸部下垂了,腰上也長出一個游泳圈,太醜了,我可接受不了。」

第二個「越來越」——産後立即上班的母親越來越多。「孩子這麽小,什麽都不懂,吃好睡好就行了,等孩子上了小學,需要教育的時候,我再回去,現在趁這幾年,多賺些錢。」

第三個「越來越」——「嬰童獨立教育」越來越流行。最典型的就是哭聲免疫法、延遲滿足法、嬰兒獨立睡眠法。「不要跟孩子太過親密,不要輕易地滿足孩子,就算孩子哭泣,也决不能心軟。得到太多安慰的嬰兒會依賴大人,長大後會變得太粘人而無法獨立。」

這三個「越來越」,讓我揪心。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决定站出來放一個「響屁」。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美國心理學家、行爲主義心理學創始人華生,提出了一個非常著名的理論:「孩子對愛的需求,源自于他對食物的需求,滿足了他對食物的需求,就滿足了他對愛的需求,所以母親只需要給寶寶提供足够食物就可以了。母親不能和孩子過度親密,過度親密會阻礙孩子的成長,使孩子在成人後非常依賴母親,從而難以獨立難以成才。」

華生爲此還專門寫了一本書——《嬰兒和兒童的心理學關懷》。

他在書裏倡導行爲矯正式兒童養育體系:

「要把孩子當作機器一樣訓練和塑造:得像對待成人那樣對待孩子,儘量不要親吻和擁抱孩子,不要讓孩子坐在母親大腿上,不要輕易地滿足孩子,就算孩子哭泣,也决不能心軟,以免他們養成依賴父母的惡習……」

這套理論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風靡了整個美國,接著又影響了西方多個國家。後來流行的哭聲免疫法、延遲滿足法、嬰兒獨立睡眠法等,其核心思想皆源于此。

這套理論真的那麽有效嗎?

另一個心理學家提出了質疑。這個人就是——哈洛。

哈洛找來了很多恒河猴,做了一系列實驗。爲什麽用恒河猴做實驗呢?因爲恒河猴94%的基因和人類相同,它對外界刺激所做出的反應,和人類非常類似或相近。

哈洛做的第一個實驗是——代母實驗。哈洛把剛出生嬰猴放進籠中,然後用兩個假猴子代替母猴。一個假猴是用鐵絲做的,胸前安裝了一個奶瓶,可以24小時提供奶水。另一個假猴是用絨布做的,摸起來比較舒適和柔軟。

如果按照華生「有奶就是娘」的理論——孩子對愛的需求,源自于他對食物的需求,滿足了他對食物的需求,就滿足了他對愛的需求。

那麽嬰猴一定會依戀「鐵絲媽媽」。

但實驗結果出人意料,所有參與實驗的嬰猴,都選擇了沒有奶瓶的「絨布媽媽」。幾乎在所有時間裏,小猴都會挂在「絨布媽媽」身上,只有感到饑餓難耐時,它才會跑到「鐵絲媽媽」那裏吃奶,但只要一吃飽,它就會迅速回到「絨布媽媽」懷裏。有的小猴甚至餓了也不願過去,它們把身子挂在「絨布媽媽」身上,只把頭探到「鐵猴媽媽」那邊吃奶。

接著,哈洛搞了個惡作劇。他製作了一些發條玩具,比如恐怖的大蜘蛛、會敲鼓的小熊等,然後將它們放進籠子裏。小猴害怕極了,立即奔回去抱住「絨布媽媽」,趴在媽媽懷裏,慢慢地安靜下來。哈洛又將「絨布媽媽」移到另一間房間,然後用發條玩具繼續恐嚇。小猴更加害怕了,但即使再害怕,它也不奔向「鐵絲媽媽」,而是眼巴巴地望著另一邊的「絨布媽媽」。如果沒有「絨布媽媽」,小猴子就蹲在地上,團成一團,戰栗、吃手指、搖擺、尖叫……像極了精神病院裏的病人。根據這個實驗,哈洛提出了一個著名論斷——愛源于接觸,而非食物。接觸所帶來的安慰感,是母愛最重要的元素。

「母愛的本質,絕對不是簡單地滿足孩子的饑餓和乾渴的需求,它的核心是接觸性關懷:擁抱、撫摸、親昵。」所以,父母對孩子的養育,不能僅僅停留在喂飽的層次上,要想孩子能够健康成長,就一定要爲他提供觸覺、視覺、聽覺等多種接觸性關懷,讓他能够感到父母的存在,他的心智才會健康發展。哈洛寫道:「只有奶水,人類絕對活不久。」

但這批不是由真猴,而是由「絨布媽媽」養育的猴子,長大後出現了一系列問題:當哈洛把這些猴子,放歸到正常的猴群當中後,發現它們幾乎無法與其他猴子相處。「這些猴子孤僻、抑鬱,有的還出現了自殘性和攻擊性,對周圍的一切都抱有敵意,不能和其他猴子一起玩耍,也不願跟其他猴子。」哈洛由此想到了一個問題——它們具備養育後代的能力嗎?于是哈裏又做了一個實驗——繁殖實驗。

哈洛通過實驗發現:所有公猴都失去了尋偶和交配能力。而母猴呢,也根本不願交配。把經驗豐富的公猴放進去,母猴們就會拼命抵抗,公猴滿身是傷不得不認慫。

怎麽辦呢?

哈洛發明了一個「强暴架」,以此固定母猴身體,使公猴能够騎到母猴身上。這工具果然管用,20只母猴受孕産下了幼猴。但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這20只母猴中,有7只臍帶剪斷後便不再理睬孩子,有8只經常暴力毆打和虐待孩子,有4只更是殘忍地殺死了孩子,只有1只笨拙地嘗試給孩子喂奶。也就是說:它們幾乎都喪失了養育後代的能力。

問題出在哪裏呢?哈洛思考了很久後,推測這可能與「運動」有關,于是他又做了一個實驗——搖擺實驗。他重新改造了「絨布媽媽」,讓它可以動可以搖擺。于是哈洛又把一批嬰猴放了進去,讓可以搖擺的「絨布媽媽」養育它們,幷保證嬰猴每天有半小時的時間和真正的猴子一起玩耍。實驗非常成功,這樣哺育長大的猴子,成年後基本都正常了。

于是哈洛得出結論——運動和玩耍,是母愛另外兩個重要的因素。「只給食物和擁抱,不給孩子充足的運動和玩耍,腦部控制運動和平衡的感官系統,與觸覺及運動相連的情感系統等,都會受到非常大的影響,也就是說,腦功能會失常,表現爲暴力、幻覺以及精神分裂。」

爲什麽嬰兒喜歡父母輕輕搖晃?爲什麽嬰兒喜歡有人逗他玩耍?因爲運動和玩耍能够促進腦部發育。1958年,美國心理學會年會上,哈洛做了一個著名的演講,演講的題目叫——《母愛的本質》。「愛存在三個變量:觸摸、運動、玩耍。如果你能提供這三個變量,那就能滿足一個靈長類動物的全部需要。」母愛的本質是什麽?觸摸,運動,玩耍。

這個演講,不僅震動了整個美國,也顛覆了美國社會一直倡導的哺嬰方式。

哈洛的實驗得到了很多驗證。比如二戰時的孤兒院。二戰時,許多嬰兒被送到了孤兒院。儘管孤兒院給予了足够的溫飽,但大部分嬰兒還是去世了。大家都覺得很奇怪,推斷嬰兒可能是死于細菌或疾病傳染。于是政府規定——照顧嬰兒的修女,要與孩子保持距離,幷在嬰兒床之間隔上布簾。但情况幷未好轉,

嬰兒依然一個接一個地死去。只有一個孤兒院除外——其養育的嬰兒,死亡率特別低。一位醫生于是偷偷前去調查,結果發現這裏的一位修女違反了規定,

她每天晚上值班的時候,都會抱起一個個嬰兒,進行溫柔地輕撫和按摩。事情由此真相大白——觸摸、運動和玩耍,才是真正的靈丹妙藥。

德國皇帝腓特烈二世,做過一個殘酷的實驗,他將很多剛出生的嬰兒從父母身邊帶走,集中在一起,然後由護工專門喂養。只給予充足的食物,但沒有任何情感互動,結果,這些嬰兒全都死掉了。斯皮茨在《醫院制度》一書裏,記錄了他在育嬰堂觀察到的現象:那些僅僅獲得食物給養的弃嬰,由于沒能獲得養育者的觸摸和情感互動,會變得异常安靜、孤僻和憂鬱,很多嬰兒不到一周歲就死亡了,一部分嬰兒雖然活了下來,但難以像正常孩子那樣發育,甚至不能坐、立和交談。那個擔憂母愛過度的心理學家華生,在自家孩子身上貫徹了自己的理念,不要親吻和擁抱孩子。」「不要輕易地滿足孩子。結果他三個孩子全得了抑鬱症,大兒子自殺身亡了,二女兒也多次自殺,小兒子一直流浪,靠他的施捨才能生活。

哈洛覺得實驗還不够充分,于是在實驗一的基礎上,他又做了一個實驗——曠場試驗。他把幼猴放進一個不熟悉的小房間,房間裏放滿了很多物品,積木﹑毯子﹑帶蓋容器﹑折紙等,都是幼猴喜歡玩弄的東西。然後哈洛設計了三種情况:房間裏僅有「絨布媽媽」,房間裏僅有「鐵絲媽媽」,房間裏一個媽媽也沒有。結果發現——當房間裏僅有「鐵絲媽媽」或者沒有任何媽媽的時候,幼猴都非常害怕和緊張,或是抱著頭縮在墻角,或是蜷縮在毯子上,對周圍的玩具不理不睬。當房子裏有「絨布媽媽」時,幼猴會立刻沖過去,緊緊抱住「絨布媽媽」。過了一會兒以後,幼猴會把「絨布媽媽」當作安全之源,大著膽子去觸碰那些玩具,輕輕摸一下掏一下,然後迅速返回「絨布媽媽」懷裏,然後又試著去觸碰那些玩具,如此循環往復,跟人類孩子一模一樣。當哈洛將「絨布媽媽」拿走後,幼猴就會抱頭縮在墻角,表現出非常害怕的樣子,給再多玩具也不要。

哈洛由此得出了兩個結論:

獨立幷不是「孤立」和「狠心」培訓出來的。恰恰相反,得到細心呵護、溫柔擁抱、及時回應的孩子,反而更容易離開媽媽懷抱去獨立探索,成爲更加獨立、更能適應社會的大人。

越是得到愛撫和疼愛的孩子,就越會敞開內心,變得開朗。而越是得到關注少的孩子,就越是會封閉自己的內心,漠視周圍環境,孤僻不合群。

爲了繼續探索母愛缺失可能引發的問題,哈洛又做了一個實驗——長期缺母實驗。一群小嬰猴出生後,哈洛不讓它和任何假媽媽接觸,就讓它們孤獨地呆在籠子裏,只是定時地給予食物。在小猴「無母」地生活8個月之後,哈洛將它們放進了擁有「絨布媽媽」和「鐵絲媽媽」的房間裏。當可怕的發條玩具出現時,這些小猴會作何反應呢?結果它們不會奔向任何一個媽媽,因爲它們從來沒有跟媽媽相處的經驗。它們大都抱著自己,搖擺身子、癱倒在地,然後發出絕望的尖叫聲。而更可怕的是,這些小猴長大後,完全無法融入猴群,非常膽小、非常懼怕其他猴子,同時具有非常强的自殘性和攻擊性。當其他猴子欺負它們時,它們就開始自殘,撕扯自己的毛,咬自己的胳膊和腿。哈洛繼續做更細的實驗,通過實驗他發現:幼猴在出生後,一旦跟母親分離超過90天,這種傷害就無法彌補,即使此後再跟母親或其他夥伴相處,也永遠無法成長爲正常的猴子,因爲某個「關鍵期」被錯過了。一旦錯過,那扇門就被永遠地關閉了,情感紐帶便再也無法建立。

于是哈洛得出了結論——孩子出生之後的6個月,是建立良好母愛的最重要時期。爲什麽是6個月呢?因爲小猴的90天,差不多就是人類的6個月。哈洛這樣總結道:「孩子出生後,父母特別是母親,要避免與孩子的長期分離。長期分離會對孩子造成巨大傷害。」哈洛還給出了一個建議:人類的産假起碼要有六個月。

最後,哈洛做了一個非常殘忍的實驗,這個實驗叫——絕望之井。哈洛製造了一個個漏斗型小黑屋,讓小猴們頭部朝下吊了兩年,底部有個容器可以獲取食物。剛開始的時候,小猴會不斷順著峭壁往上爬,但發現無法逃離後,便孤獨絕望地安靜了下來。哈洛稱之爲「絕望之井」。

兩年後,將小猴放出來時,它們已經得了重度抑鬱症。喜歡遠離猴群,呆呆地坐著,完全失去了猴子應有的活力,且擁有極强的自閉、自殘和攻擊傾向。哈洛試過很多藥物和利用集體生活對它們進行治療,但都沒能得到多大的改善。哈洛由此得出結論——從這些小猴身上,我看到了人類最慘重的精神疾病是怎麽來的。「對靈長類動物來說,早期嚴重而持久的孤立,會導致孩子心理殘傷和死亡,這種影響直至終生。」

攻擊性,幷非天生,而是因無回應的絕境而生。嚴重缺乏回應的嬰兒,內心會産生兩個激烈情緒:第一,絕望——認爲愛不存在。第二,仇恨——想毀了整個世界。

哈洛的這一系列實驗,因爲非常殘酷殘忍,受到了很多人的批評和斥責,但這一系列實驗的貢獻實在是太大了,它扭轉了風行歐美的育嬰方式。所以哈洛的恒河猴代母實驗,後被譽爲「20世紀最偉大的心理學實驗」。

母愛的本質是什麽?

觸摸——細心呵護、溫柔擁抱、及時回應。

運動——輕微的晃動,多與孩子互動。

玩耍——經常跟孩子一起游戲玩耍。

很多父母總認爲,孩子年紀還小,不懂事,沒記憶。殊不知,孩子在幼年時期,如果沒有得到足够的觸摸、運動和玩耍,長大後往往性格內向,不合群、抗壓能力差,自我價值認定低,社交能力比較弱,甚至會抑鬱、自閉、自殘和充滿攻擊性。

現在的父母都喜歡說一句話——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綫上。但大部分父母幷不知道,真正的起跑綫其實在嬰兒時期。對孩子真正的富養,不是給最多的錢,不是給最好的食物,而是給最多的陪伴。

拾壹

2009年,《柳葉刀》做了一個調查,結果顯示:中國抑鬱症患者已達9000萬。2016年,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發布了一個數據:中國每13人中就有1個精神障礙患者,中國青少年自殺率已經排在了世界第一。抑鬱症的成因雖然非常複雜,自殺的原因也涉及多個方面,但毋庸置疑,其中極爲致命的一個成因,就來自于「嬰童」和「幼年」。

弗洛伊德在《性學三論》中講過一個故事一個三歲的男孩,在一間黑屋子裏大叫:「阿姨,和我說話!」「我害怕,這裏太黑了。」阿姨說:「那樣做有什麽用?你又看不到我。」男孩回答:「沒關係,有人說話就帶來了光。」回應,就是光。沒有回應,家也是絕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