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的基礎在於小學時的閱讀

其實想一想也不奇怪,小學六年,中學六年,一樣長的時間,可中學有那麼多學科,那麼多習題,往往疲於奔命,哪裡還有什麼時間讓我們去憑著興趣真讀?所以,小學時候這寶貴的閱讀時光錯過了,到了中學就比較難以彌補了。

 

寫作能力,本質上是一種書面語言的組織能力,跟口頭語言的原理是差不多的。我們知道,孩子說話會有沉默期,寫作能力也有沉默期。

沉默期的孩子其實也在不停息的進行學習,但是這種學習可能是一種無意識的學習,最近心理學界有個熱門詞彙「內隱學習、「內隱記憶,就是說的這種現象。

內隱學習對應的是外顯學習,外顯學習我們容易理解,就是師傅教徒弟,你一句我一句這樣。或者給一道題目,想辦法做出來。

內隱學習是無意識的學習,嬰幼兒學語言是最典型的內隱學習。其實這種現象古人也意識到了。古人說「厚積薄發,還說「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都可以看做內隱學習的一種表達。

就寫作能力而言,這種能力的形成也是很大程度來自內隱學習的。著名語言學家克拉申曾經就寫作能力做過很嚴謹的調查,他發現,建立在大量的、有興趣基礎上的閱讀(也包括聽讀),對於提升作文能力最有幫助。

首先要保證量,也就是厚積,沒有一定量的積累,是沒法薄發的。這個積累過程可能就是沉默期的由來。同時要有興趣。興趣不僅僅是好玩,有趣,更重要的是能保證這種閱讀是可理解性輸入。因為沒有人能對自己不懂的東西感興趣,特別感興趣的東西肯定是自己的能力能夠很好駕馭的。

用興趣這個指標,可以保證孩子自主選擇那些保證他能可理解性輸入的內容。這比老師或者家長隨便扔給他一本書要強得多。

為了保證可理解性輸入的效果,克拉申又提出了窄讀(narrow reading)的概念。就是閱讀的題材要相對集中,圍繞一個作家來讀,這樣就不會遇到很多生詞或者減少因不熟悉背景而造成的理解困難。

很多家長由於缺乏這些教育常識,往往發現孩子作文能力不佳就到社會上尋找作文輔導班來幫助。作文輔導班只能教會孩子糊弄老師的方法。讓孩子搭積木一樣被作文搭起來。這種搭積木的作文,是我經常說的「表演性的能力,不是真實作文能力的體現。

正確的做法是,孩子的作文寫不好,不要著急。孩子處於沉默期。與此同時,讓孩子加大閱讀量,聽讀量(聽讀就是聽廣播,評書,故事,小說,廣義上也包括看語言類的電視),讓孩子感興趣。

看卡通片,玩遊戲,更多是刺激孩子的原始能力腦區,對於孩子的語言能力,認知能力提升不大。

現在孩子寫作文越來越早。應該說,多練筆不是什麼壞事。起碼可以鞏固現有的成果,也可以幫助家長評價目前孩子所處的水準。

但是,不要以多寫作來代替閱讀。更不要因為孩子寫作文不好而加大寫作量,這樣做是不會提升作文水準的,只能原地踏步。

寫作練習要適度,而閱讀量要加大。

而且,孩子寫作的每篇作文都要存檔。讓孩子形成作品意識,系統意識,創作意識。這種歸檔的方法,甚至列印成冊的做法,能夠幫孩子樹立一種成就感。因為家長重視他的勞動成果。不僅僅孩子,成人也是如此,比如大家給我投票後,我的寫作積極性明顯提高。因為感到自己的努力受到了重視。

在國外,寫作文還承載著一些「學術功能。比如實驗報告,討論提綱,調查報告,小論文等等。這個過程,其實是在鍛煉孩子的思維能力和素材搜集能力。有時候,這個搜集材料的過程比作文的結果更加鍛煉人。

我的沉默期比較久,一直到小學四年級開始才寫了一些小日記。一共堅持了一周,水準還不如現在許多一年級的孩子。但是到了五年級,僅僅一年時間,水準就開始爆發。到了六年級得了市級作文競賽的一等獎。

這個沉默期裡,我一直沒有停止過有興趣的閱讀。因為是自主閱讀,我都是真讀,真讀就是讀或者收聽那些自己真正能懂的東西,而假讀,有時候是糊弄老師和家長,裝模作樣的讀。我看到一些家長時不時扔給孩子世界文學名著來讀就覺得擔心。比如《好老師不如好媽媽》這本書中提到,不許孩子讀縮微的世界名著,只能讀那些原版名著。

這種做法很可能是違背可理解性輸入這個原則的。這種閱讀往往是一種假讀。世界文學名著,因為翻譯的時候是用比較歐化的語言,閱讀起來,語感上就很吃力。而且文學名著可不是故事書,人物眾多,含義深刻,看《戰爭與和平》這樣的書,光人物關係就能把人搞暈。

所以,閱讀要真讀,要理解閱讀的真諦,要理解閱讀與寫作能力的真正聯繫。要真正做到可理解性輸入。

我大量的聽各種廣播節目。那個時候家裡也沒電視,廣播是很好的夥伴。然後,閱讀量很大。少年百科叢書出一本我就買一本,中國歷史故事,中國革命歷史故事,自然地理入門,成語故事,來自西方的故事,少年文藝,兒童文學,以及一些優秀作文選,對這類書愛不釋手。後來對於歷史故事饑渴到要拿來初中教材閱讀。

每個人最終都能學會說話,大多數人都能學會游泳,騎自行車,作文能力實際上不是一種多麼高深的能力。原則上,只要堅持可理解性輸入,大部分人都能寫好作文,有一個比較好的文筆。

至於中學時寫的說服性文字,如議論文,則需要專門的思維訓練,那就是另外一套學習方法了。但是無疑,小學時打下的文字基礎,會對議論文的寫作有很大幫助。

兒童時期的真讀(有效閱讀,可理解性閱讀)之所以重要,是因為這一時期可以為一生奠定基礎。我在高中時候學習歷史,地理非常省力,因為小學時候的基礎這個時候竟然還起作用。我小學時候奠定的寫作基礎,讓我在高一,高二分別獲得全市作文競賽一、三等獎。這種成功讓我萌發了成為一名作家的理想,並在此激勵下,考入北大中文系。就我而言,一生的發展路線圖,在小學時便已經奠定了。

其實想一想也不奇怪,小學六年,中學六年,一樣長的時間,可中學有那麼多學科,那麼多習題,往往疲於奔命,哪裡還有什麼時間讓我們去憑著興趣真讀?所以,小學時候這寶貴的閱讀時光錯過了,到了中學就比較難以彌補了。

文字來源/ 蕭愚(兒童教育專家)

返回